flag君

呜啊啊啊啊啊啊!!!!我炸成烟花螺旋上天!!!!!

叉泽【联文·第八棒】


“想怎么做?”zemo向冬兵的位置望去,他正在擦拭cop357。“Thanos上次死了,剩下Gamora和Quill掌管贩毒通道,直接杀光。”言语之间不带一点情绪,冰冷的仿佛枪支弹药。“你,黑进Thanos的电脑,把‘冬日战士’的资料全部删除,我不希望Steve届时看见这些资料。”他边说边从柜子的深处摸出一台笔记本电脑,扔到zemo的床上。

“报酬。”zemo熟练的打开电脑,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,不时把鼻梁上的眼睛往上抬抬。“Steve的作战服一套,在红骷髅面前替你请个假期。”

一时间房间里寂静无声。只有zemo依旧在孜孜不倦的敲打着键盘。Bucky侧身靠在冰冻箱上,沉默的从柜子里拿出数不尽的武器。“交易愉快,队长的作战服记得快递过来。”zemo啪一下合上电脑,揉了揉太阳穴,向房门走去。冬兵没说什么,只是将自己全身装满了武器。“队长迟早会知道的。”“合适的时候,我会告诉他。”

另一边,Rumlow和Cap一个坐在墙角活动着手指,一个站在关紧的窗前。。“格鲁特,火箭,螳螂女和毁灭者。”“Shit,都他娘的是一级杀手,这妞有点本事。红卤蛋让我们查贩毒的事儿,老天会知道这事儿这么复杂。”Steve目光扫过交叉骨,对方正边骂娘边扭着手腕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事情就好办了,毕竟他们现在的目标是一致的。

咔,有人扭动房门把手。Steve立刻警觉起来,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,对准门的方向。Rumlow倒是大大咧咧的,索性瘫在了墙角。“Cap!!”zemo从门后冒出,正对上黑漆漆的枪口。他也不惊慌,反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Cap的手臂因为举枪而鼓起的肌肉。“James在那边收拾武器,你的肌肉真棒,我可以摸一摸吗?”Steve一言不发收起了枪,出门时哐一下差点没把门摔坏。

“混蛋仓鼠,你怎么样?没被bucky撕你可爱的肉脸吧。”“你骨头没被Cap捏爆真可惜。”

zemo一边嘴上和Rumlow斗着,一边把他扶到床上。“啧,肌肉果然不如Cap的有力。”Rumlow也不回嘴,只用力的,不顾zemo挣扎的吮吸了一下他的嘴唇,便让面前的人闭了嘴。“拿上你的枪,我们5分钟后出发去捣毁贩毒点。”zemo红着脸,装作淡定的发布命令。“这点枪可不够,让我们去问那只不爽猫讨要点资本。”交叉骨一把拉起床的人,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“上车。”四人洗劫了安全屋的全部武器,Bucky开着不知道哪儿弄来的黑色汽车。“Thor找来的,作为交换,我们暂时帮他冻住他弟弟。安全屋也暂交由他看管。”副驾驶上下来另一个金发大胸,接过Steve摔过来的钥匙,头也不回的奔进了安全屋。

10分钟的路程,Gamora绝对想不到神盾最后的安全屋就在他们公司的10千米之内。所有人都在车上换好了衣服,等待着到达目的地。

冬兵下了车,拿着一把Milkor,对着灭霸快递公司挂在十层的招牌就是一榴弹。美国队长则拿着一把M16A4替他的小男友开路。交叉骨和泽莫两人从后门进去,拿着两把小刀清理着杂兵。果然不是个单纯的快递公司,有这么多人在暗中守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爱冬兵模式的bucky,帅炸了。

【盾冬】值得(上)

大概就是冬兵在恢复的时候一直思考自己值不值得,大盾帮着bucky感受爱,认为他永远值得的ooc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花顺着冷风落在没有温度的金属手臂上,无声的融化着。他坐在水果摊前,一把破旧的木椅上,望着从遥远的天空坠下数不尽的雪,白茫茫的一片。盖住了画板上的一切,用沾满了白颜料的笔,将斑斓的色彩,涂抹成空白的纸。

他伸手接住几片,薄薄的,像纱,脆弱的一碰就碎。是在何处,也同样有过一场铺天盖地的雪,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。不,他没有名字。代号Winner Solider,顶多witty,怎么可能是Bucky。

Bucky,Bucky,多么美好的名字。他仿佛透过厚重的雪看见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它是绿色的,充满着生机、活力。那双像涂抹了最鲜艳颜色的唇,微微向上翘着,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Bucky在喊谁。Bucky在喊谁?噢,是一个金发男人。金发男人的妈妈叫Sarah,男人自己会把报纸垫在脚底下。他痴痴的盯着雪幕,不知何时嘴角已悄悄上扬。

他渴望这种生活,渴望这种细节。但他是永远不可能像这样生活的,他漫长的余生注定伴随着逃亡与鲜血。他也不值得过这种生活,手上沾染了如此多的血,还怎么可能。

“小伙子,该走了。”大叔拍拍他的肩,提醒他夜已深,也将他拍出了这段记忆。
抱着椅腿边的一袋李子,他消失在无尽的雪花里,再一次隐身在黑暗中。



“You pool me from the river,why?” “I don't know.”

他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救他,下意识的,他就救起了这个男人。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有一头金发,一双蓝眼睛,像Bucky呼喊的那个人一样。他们同样温暖,散发着阳光。他不过是黑暗里的一个人偶。或许是杀了太多的人,想救赎自我,所以才救了这抹阳光的吧。但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

“Bucky?”阳光顺着空气撒播在每一处,透过窗子给床上的两个人射去一天之中最温暖、最明媚却最温柔的第一缕阳。Steve怀里顶着一头乱糟糟棕毛的人儿不安分的扭来扭去,时不时嘟哝着两三句话。他轻声唤自己沉睡的恋人,妄图将他从梦境拽出。

怀里的人晃了两下头,稍稍清醒了些,边抬起头,眼里水汪汪的,带着些刚被叫醒时的迷茫。“Steve,我真的............值得吗?”“你永远值得。”那双蓝眼睛直视着你,你没有办法不相信他,但那个梦很明确的告诉他,他不值得。

塞包包小可爱生日快乐~
上色毁,哎

舌尖上的九头蛇

舌尖上的九头蛇
盾冬/叉泽 ooc,沙雕产物

清晨,伴随着窗外渐渐明亮的阳光,bucky出门去寻找最新鲜的主食材。bucky是九头蛇李子全宴的传承人,以其精湛的手艺和新鲜的食材,在各色各样李子小吃里占有一席之地。

他站在水果摊前,巡视着一天当中最早的一批李子,跟老板确认过是当天清晨刚摘取的,便满意的挑了起来。李子必须是当天清晨晨霜刚降时摘取下来的,他挑的李子个个都是李子中的王者,大且圆润,隐隐散发着股股香甜之味。

一回到家,bucky就直奔厨房,用最清纯的山泉水清洗干净李子,拿出一半放入锅中熬煮起来,盖子上立刻溢满了水蒸气,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李子味。据bucky说,他这一套秘籍是从九·蓝翔·头蛇学院那里学来的,这所学校也早已名扬四海。

在等待李子熬好的时候,楼上下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,bucky介绍这是他的丈夫Steve,是神·烹饪学校·盾的优秀毕业生。

拜访完bucky,我们来到了九头蛇学院。他们热情的接待了我们,刚开门就闻到Rumlow调制的新酒,加入了李子的香甜与酒的浓醇完美融合,喝过以后便再也不想喝其他酒。只有zemo撅着他小猫一样的嘴唇站在墙角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