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lag君

【盾冬】值得(上)

大概就是冬兵在恢复的时候一直思考自己值不值得,大盾帮着bucky感受爱,认为他永远值得的ooc文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花顺着冷风落在没有温度的金属手臂上,无声的融化着。他坐在水果摊前,一把破旧的木椅上,望着从遥远的天空坠下数不尽的雪,白茫茫的一片。盖住了画板上的一切,用沾满了白颜料的笔,将斑斓的色彩,涂抹成空白的纸。

他伸手接住几片,薄薄的,像纱,脆弱的一碰就碎。是在何处,也同样有过一场铺天盖地的雪,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。不,他没有名字。代号Winner Solider,顶多witty,怎么可能是Bucky。

Bucky,Bucky,多么美好的名字。他仿佛透过厚重的雪看见了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,它是绿色的,充满着生机、活力。那双像涂抹了最鲜艳颜色的唇,微微向上翘着,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。Bucky在喊谁。Bucky在喊谁?噢,是一个金发男人。金发男人的妈妈叫Sarah,男人自己会把报纸垫在脚底下。他痴痴的盯着雪幕,不知何时嘴角已悄悄上扬。

他渴望这种生活,渴望这种细节。但他是永远不可能像这样生活的,他漫长的余生注定伴随着逃亡与鲜血。他也不值得过这种生活,手上沾染了如此多的血,还怎么可能。

“小伙子,该走了。”大叔拍拍他的肩,提醒他夜已深,也将他拍出了这段记忆。
抱着椅腿边的一袋李子,他消失在无尽的雪花里,再一次隐身在黑暗中。



“You pool me from the river,why?” “I don't know.”

他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救他,下意识的,他就救起了这个男人。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有一头金发,一双蓝眼睛,像Bucky呼喊的那个人一样。他们同样温暖,散发着阳光。他不过是黑暗里的一个人偶。或许是杀了太多的人,想救赎自我,所以才救了这抹阳光的吧。但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

“Bucky?”阳光顺着空气撒播在每一处,透过窗子给床上的两个人射去一天之中最温暖、最明媚却最温柔的第一缕阳。Steve怀里顶着一头乱糟糟棕毛的人儿不安分的扭来扭去,时不时嘟哝着两三句话。他轻声唤自己沉睡的恋人,妄图将他从梦境拽出。

怀里的人晃了两下头,稍稍清醒了些,边抬起头,眼里水汪汪的,带着些刚被叫醒时的迷茫。“Steve,我真的............值得吗?”“你永远值得。”那双蓝眼睛直视着你,你没有办法不相信他,但那个梦很明确的告诉他,他不值得。

评论

热度(10)